老車迷品牌

再回首,又啓程

“老車迷”風雨三十周年記

結緣"老車迷"

因爲一個偶然的機會結識了“老車迷”,我在騎友的帶動下去車行扛回了自己的第一輛TREK公路自行車。同時,也想起朋友說的話:“他家東西好是好,就是貴。”不過,我沒想到的是,自己買到的可遠遠不止一輛自行車。買車之後,我參加過幾次“老車迷”組織的培訓和騎遊活動,深感服務之到位。但真正讓我感到震撼的,還是第一次參加“老車迷”組織的競賽。我最初是抱著好奇與“玩玩兒”的心態報了名,可當我來到賽場之後,之前的輕松感瞬間不翼而飛:數百人的參賽隊伍,清一色著騎行服和頭盔,經過搭建的賽道,現場封路,警車開道,專業裁判,還有十幾個負責攝影的工作人員舉著長槍短炮……這何止是業余的賽事?!爲什麽一個車行要搞這麽多活動?爲什麽他們可以如此專業地組織賽事?這些問題在心裏迅速升溫。後來,結識了車行的老板楊姐,在數次聊天過後,之前的疑問才得到了答案。“老車迷”,不簡單。

一句話,三十年

“我們家1984年就開始組織比賽了。”一次聊天,楊姐一句話讓我愣了半晌。1984年,我大概還拖著鼻涕滿地亂爬吧。“你們家三十年前就開始辦比賽了呀?”“是啊,一開始是我父親主辦的,算算真有三十年了。”原來,“老車迷”組織活動和賽事是有著家庭傳統的,楊姐的父親就是國內自行車界大名鼎鼎的楊桂林。

當年,楊爸爸因爲在文革中遭受折磨而病痛纏身,長期求醫問藥。後來在醫生的建議下,他開始通過運動強身健體,從走路、跑步逐漸過渡到騎自行車,並帶動全家人共同愛上了這一項運動。讓楊爸爸從自己騎車到主辦比賽的契機是1984年美國洛杉矶奧運會。在這次奧運會上,許海峰奪得射擊賽場的首項冠軍,也是第一個在奧運會上奪得金牌的中國人,實現了中國奧運史上零的突破。許海峰在一夜之間成爲家喻戶曉的英雄人物,在他登台領獎時,五星紅旗伴隨著“義勇軍進行曲”第一次升起在奧運賽場,許多人都流下了激動的淚水。然而,在當年的自行車賽場上,我國最好的運動員僅排名20名之後,這讓楊爸爸感到很不是滋味。楊爸爸覺得,假如一項運動不能在民間深入人心,又如何能指望到世界級的賽場上與人一試高下呢?于是,他跟家人商量:“我們自己也來舉辦自行車比賽吧,我們也升國旗,奏國歌。”楊爸爸和人家合計,除了穿衣吃飯以外取消了一切開銷,並拿出家裏准備蓋房子的400元錢,籌劃第一場自行車賽。

有了資金,還得有技術支持。楊爸爸找到昌平縣體委,希望得到他們的指導和支持。體委工作人員被楊爸爸的熱忱打動,不僅爲比賽制定了賽制規則,還提供了專業裁判,並建議用楊爸爸的名字來冠名比賽,取名爲“楊桂林家庭自行車邀請賽”。所謂“家庭邀請賽”,就是以家庭成員的年齡段及身份爲單位來劃定組別,比如“老年組”、“夫妻組”、“少兒組”等等。隨後,楊爸爸用鄉鎮上的廣播站將比賽宣傳了出去。不成想,一共有175人來參加了比賽。大家把當時俗稱的“二八車”或“二六車”進行了初步的改裝,然後便男女老少齊上陣了。這次比賽在當時影響很大,成爲很多主流媒體競相報道的對象,中央人民廣播電台也派記者前往采訪。采訪結束後,那位焦記者對楊爸爸說:“老楊,這個比賽很有意義,你們最好能一直堅持下去”。

楊姐說,就爲了這一句話,我們家堅持了整整三十年。

“除了自行車,我什麽都不會”

自費辦比賽的艱難是可想而知的,可是楊家硬是扛了下來。與其說這是對別人的承諾,還不如說是對自己的承諾。楊姐說,自從答應了舉辦比賽,這就變成全家人的頭等大事,假如這事沒有落實,年都過不好。可是經費的籌措畢竟是大問題,當別家舉辦的自行車比賽已經開始爲獲獎選手發自行車時,老楊家感到了空前的壓力。這時候事情卻又出現了轉機,讓楊家依然與自行車結緣。

楊家除了舉辦比賽以外,也常常參加各類自行車賽,並經常獲獎,漸漸小有名氣。1986年,江蘇常州“金獅”自行車廠邀請楊桂林全家到工廠參觀,楊爸爸率領一家老小四口人組成騎行隊,從北京天安門出發,曆時13天,橫跨五省127市,抵達江蘇常州金獅自行車總廠。這次參觀對老楊家的自行車事業起了很大的幫助。“金獅”車廠非常支持楊家舉辦的自行車賽,贊助了之後的許多屆比賽。隨後,楊姐又再赴車廠,用將近半年的時間學習專業的修車技術。在學習過程中,一位女工說過這麽一句話:“這是個精細活兒,對我們來說萬分之一的失誤,也許會導致客戶百分之百的損失。”楊姐說,她始終把這句話銘記在心。

楊姐回到昌平後開了金獅自行車維修站,同時也銷售“金獅”自行車。楊姐修車的專業技術是非常過硬的,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,硬是能搞定別人搞不定的活。1990年,北京承辦了第11屆亞運會,這是中國第一次舉辦的綜合性國際體育大賽,其中自行車賽在昌平縣舉行。江蘇自行車隊將代表中國參加女子場地車的比賽,當時楊姐爲江蘇自行車提供技術服務,中國選手周玲美奪得了場地自行車1公裏計時賽的冠軍,並打破了世界紀錄,也成爲第一個打破自行車世界紀錄的亞洲人。楊姐因此名聲大噪,楊姐的自行車維修站也逐漸成爲圈內人士有口皆碑的車行。就在本屆亞運會上還創造了另外一個奇迹:曾經兩次參加"楊桂林家庭自行車賽"的湯學忠獲得了本屆亞運會男子公路自行車冠軍。

後來,楊姐嫁到四川並定居成都,于2000年開了“老車迷”車行。一開始人生地不熟,生意是舉步維艱的。但即便是在這樣的境況下,楊姐仍然堅持組織騎遊活動和舉辦比賽。“老車迷”承辦賽事的專業精神與公平公正在圈內出了名,甯可得罪人也不願砸了自己的牌子。這和“老車迷”車行的經營理念也是一致的。同樣的培訓碟,別人賣盜版刻錄4元一張。“老車迷”賣正版,30元一張。同樣代理的品牌,別人賣水貨,“老車迷”賣行貨。別人賣組裝車,“老車迷”只賣品牌車……漸漸地,有人開始傳播“老車迷”的東西貴,更有居心叵測的人等在一旁落井下石。有人勸楊姐,說生意不能這麽做。還有人更直白,說楊姐根本就不適合做生意。楊姐只是笑笑:“除了自行車,我什麽都不會做。”

不知道楊姐清不清楚,很多人活了一輩子都沒想明白的東西,卻被她如此輕松地講了出來。我曆數了她的不同身份:職業自行車運動員、專業自行車修車技術員、自行車國家級裁判員、自行車賽事承辦及組織者、自行車比賽解說員、自行車經銷商……這條路被她如此認真而執著地走到了現在,在她身上,我看到了當今社會稀缺的專業和專注的精神。

“老車迷”的新征程

當年,楊爸爸拿出家裏蓋房子的錢舉辦了第一場自行車賽,很多人不明所以。楊姐接過父親的接力棒,要把比賽和活動繼續搞下去。楊姐的女兒目前就讀北京體育大學,看來也要接著跑這場家庭馬拉松。看這祖孫三代,頗有愚公遺風。

“楊姐,你家究竟圖個什麽呢?”有次聊天,我抛出個許久就想問的問題。畢竟,在商言商,莫非是想做個靠賣商業片來養活文藝片的高尚導演?楊姐說,她真沒想太多,自己癡迷于自行車,也希望能讓更多的人了解並愛上自行車運動,如此而已。爲了這個“如此而已”,她不遺余力地做很多事。

“老車迷”車行開張那一天,楊姐組織車友們去龍泉山騎行,當時她邀請了全國冠軍李宇到成都來和車迷交流。可結果卻不如人意,當她問起車迷們的感受時,得到的不過是諸如此類的回答:“終于見到全國冠軍長啥樣了”、“他那車4萬塊呢,今天騎著過了瘾”……楊姐深感成都與北京的車迷在意識方面的落差。怎樣才能讓盡可能多的人愛上這項運動?她不斷思考這個問題。

2003年,作爲禧瑪諾(SHIMANO)的代理商,“老車迷”聯合公司總部,舉辦了一次主要面對成都車迷的比賽。楊姐說,這次活動是“老車迷”的一次飛躍。當然,這是事後的覺悟,當時她卻對公司委派來的工作人員恨得牙根兒癢。那是她第一次見識了日本企業做事的效率與對細節的苛求,說好聽一點是精益求精,說難聽一點簡直就是在雞蛋裏找骨頭。活動結束後,楊姐意外地接到公司的電函,請她到上海公司參加總結會。在會上,公司總部給予了“老車迷”較高的評價,卻也提出了25條整改意見。楊姐如獲至寶,她覺得批評並不可怕,可怕的是沒有前進的方向。

2004年,禧瑪諾再次面向全國舉辦車迷節,“老車迷”仍然承辦成都站點的賽事。楊姐爲這次比賽做了充分的准備,並在現場親任賽事解說。“老車迷”專業的態度打動了禧瑪諾總部的代表,他們特別邀請楊姐赴日本參加公司總部舉辦的車迷節。第一次面對在F1賽道上舉行的萬人參與的比賽,楊姐被深深地震撼了。參賽人數之多,組別劃分之細,賽場秩序之井然,活動組織之豐富,都遠遠超過她的預想。她沒想到,活動主辦方提前半年就向參賽選手郵寄包含賽制和時間表的宣傳冊;也沒想到幼兒組竟然是從1歲開始的,由父母推著推車在賽道上前進;更沒想到所有參賽人員的資料都存有電子檔案,假如你從1歲就開始參加比賽,到30歲了還能看到之前的所有資料和照片。會場外還有溫泉與露天燒烤,與其說這是一場單純的賽事,還不如說是一場其樂融融的萬人派對。

的確,興趣、參與感與延續感才是一項運動能得以普及的最重要的原因,成就感反而是位列其次的。回首我國的國球乒乓球運動,假如它沒能成爲老百姓茶余飯後的消遣,就必定不會擁有如此堅實的民間基礎,也必定不會有之後的厚積薄發。一項體育運動,亦能折射出家、國、天下的複雜道理。回過頭看當年父親舉辦比賽的初衷,楊姐覺得父親的出發點是非常正確的,自己要做的是跟隨時代的步伐,繼續推廣這一理念。回國之後,楊姐便著手對“老車迷”進行改進,在比賽中使用計時器,並增加了兒童組和繪畫組,獲得車迷們的好評。

作爲一名騎友,回首“楊家將們”三十年的風雨曆程,我深深被他們所折服,感謝他們爲自行車運動貢獻的一切。這世間的理想主義者們注定要沿著崎岖的路上下求索,但他們也因此擁有了更加濃稠的時光,成就更爲豐富多彩的人生。如今,“老車迷”已經用自己不懈的努力和不斷提升的影響力獲得了政府的大力支持,成爲城市文化宣傳的一枚亮眼的名片。今天,是“老車迷”誕生30周年的紀念日,我這個新車迷衷心祝福她生日快樂,也願我們今後的旅程更精彩!